棉花糖文学 > 仙侠小说 > 一剑倾国 > 正文 49、终于满地残伤

正文 49、终于满地残伤

推荐阅读:至尊狂神至尊豪婿重生世子爷人间苦我是王富贵拼搏年代都市全能奶爸东晋北府一丘八南明第一狠人禁区之狐

    所以燕离的心弦一点儿也没有波动,一如方才金香软玉在怀,一如方才那个香艳无比的激吻,他的心弦始终没有波动,因为面对芝贵妃这样的蛇蝎女人,稍不心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他有许多次都差点死在女人手里的,虽然这也不错,但至少应该死在他爱的女人手里,就好像酒仙喝酒醉死,将军打仗打死,剑客被剑刺死,都可算得上死得其所,他显然并不爱芝贵妃,他第一眼就爱上了姬纸鸢,但他绝不会第一眼就爱上芝贵妃。

    但是燕离很快发现了那是个什么滋味,街道的情景发生了巨大变化,所有的行人一下子化光消失不见,芝贵妃发出一声冷笑,也化作黑暗里的一道光,射入雨幕之中。仿佛有根无形的线把老黑给牵住,他惊叫一声,就被带入了雨幕里,这让燕离也只能追上去。

    不知追了多久,燕离忽然发现芝贵妃落了下去,在一幢高楼上,脚下是一面迎着狂风暴雨飘扬的幌子,他一落地,即要出手斩杀芝贵妃,但见对方笑语吟吟,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他绝不相信芝贵妃这种女人会不怕死,很快察觉到了异常。

    周围的建筑突然在一个神秘的力场下湮灭,雨幕也被撑开,场下空地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具体有几个他没心思算,因为他看到了失踪的黄少羽,还有余秋雨,还有李苦,竟然还有抛弃藏剑峰三个杰出传人的三朵金花……

    “是当家的!”老黑像一面黑黢黢的旗帜,被挂在另一头的杆子上,看到黄少羽安然无恙,兴奋地叫出声。

    李苦竟被泥龙缠住了,而余秋雨也在这一瞬间出手,剑光划破虚空,把李苦身边的白星脸上的面具映得无比惨白。

    剑光过后,李苦倒在血泊中,白星痛苦地趴下去嘶声痛哭,那沙哑的哭声,怀着无尽的伤痛。

    成功了?

    看到李苦倒下去,黄少羽的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实在很难相信,像李苦这样的杀人魔王,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被他们杀死了。

    但是李苦果然没那么容易就会死,他的一只手按在白星的脑袋上,另一只手撑在血泊里慢慢爬了起来,他的浑身都被血浸染了,口中也在不住地呕着血,看起来非常的凄惨。但是他仍然发着笑:“有点意思。”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

    命不久矣,但是濒死的野兽岂非更可怕?所以当他抽出旧长笛时,出手偷袭的五个人,都知道自己下一刻就会死去,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拯救不了他们自己,李苦想要杀的人,无论是谁也逃不掉。

    这一切的发生都在两个呼吸之间,燕离甚至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局面就陷入了让他窒息的境地。

    李苦对他有着大恩,余秋雨是他肝胆相照的同门师兄弟,黄少羽是他的手下,他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要刺杀李苦,也知道李苦受此重创,必要杀死二人,心里的仇恨才能得到释放,否则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现在他知道芝贵妃指的是什么了,这简直就是无解的局面,他难道要为了保护二人冲上去杀掉李苦?这是完全践踏了他的底线的事,也是他绝不可能做出来的事。这世上比死更痛苦的滋味其实不多,他只是刚好遇上了最痛苦的一种。

    “住手!”

    燕离还是冲上去挡住了李苦的一剑,这一剑很难挡,如果不是李苦遭到重创,他想接下来绝没有那么容易。他看到白星面具上眼睛的位置露出陌生而又仇恨的光,心就像被曝晒在烈日下,只能尽力地不去看她。这没有办法,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余、黄二人死在他的眼皮底下。

    李苦好不容易支撑起来的力量又倾散。他跌下去,看着燕离的眼神充满了讥诮,一丝冷淡的笑容挂在他的嘴角。

    白星愤然站起,虎口破裂,鲜血被刑天斧吞噬,她对燕离长久以来的友善,在这一刻完全被仇恨所取代。

    “桀桀桀……”也就在这个时候,伏见那古怪的笑声响起来,“吞,趁现在吃了李苦。”

    白星暂时把戒备转向,只见漫天的风沙从雨幕中穿出,如同漫天的蝗虫裹向白星。白星一挥巨斧,在愤怒之中,她的出手比任何一次都重,但是漫天风沙没有实体,她无论下多重的手,碰不到奉天教徒的核心,还是一点用也没有。

    呛啷!

    拔剑的声响猝然而起,仿佛只有一声,但场内高手都听得出是两个几乎一致发生的重合而成的声响,漫天的风沙以及扑向李苦的人形怪物,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化作齑粉。

    “滚!”

    燕离按剑而立,他此刻的神色冷漠极了,后面的话甚至不用说出来,因为这世上绝没有人愿意承受他现在的怒火。

    伏见在半空重新凝形,把还要扑上去的申吞卷住,用一种很冷淡的神色看着燕离,忽然什么也没说就

    走了。他不能不走,因为这一剑毁了他们十分之一的星核,就是说,他们在燕离手中撑不过十剑,星核就会破碎回归寂灭。虽然星核不断在完善,他们这些奉天教徒的实力也在不断提升,可是这个从一开始就跟奉天街作对的男人,对他们也越来越了解了。

    “燕离,对不起……”余秋雨沉痛地说着,突然做出了一件让人触目惊心的举动,他居然把他的右手给生生地撕下来,丢在地上。

    “你疯了!”黄少羽脸色大变,冲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余秋雨,余秋雨忍痛将左手化掌刀,劈在黄少羽的后颈,黄少羽对他完全信任,怎能料到这偷袭的手段,顿时昏倒过去。

    “秋雨!”燕离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过来,眼里带着沉痛与凄然,“你非复仇不可,又不想让我为难,所以用一条手补偿。”

    “谢谢。”余秋雨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惯常不会笑,但他觉得遇上知己这种喜悦,实在很难表达出来,他想让燕离知道自己的心情。

    一个剑客的握剑的手,岂非就是他的命?自断此臂,就仿佛没有得救,他就可以继续复仇。

    十三阙落到他的左手,整个化为一道剑光,向李苦扑了过去。但是他没能碰到李苦,因为他已经突破不了白星,他在手臂完好时,都未必斗得过道童,何况失去了一只手?也许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寻死,好让他的爱人不至于孤单一个。

    余秋雨的身体被刑天斧分成了十多块,到处都是血,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再有侥幸。

    这场复仇终于落下帷幕,毫无疑问的是,没有任何人得到救赎,或者得到快慰,只将因果毁得更加的支离破碎。

    复仇是什么也得不到的。

    燕离的心仿佛被暴雨淋着,冰凉得无法跳动。他此刻的心情又有谁能理解?某个角度来说,他又何尝不是另一个余秋雨,那种不得不得的悲哀,只有亲身体会过才能真正的理解。

    “你看,燕离,本宫说过要让你比死更痛苦。”场内突然涌来一场大雾,如绳索一样,把白星和李苦捆住,跟着冲入暴雨之中。

    燕离挥出一道剑光,把老黑从杆子上解救下来,跟着化作一道剑光追了上去。

    老黑落地,看了看昏迷的黄少羽,又看了看满地碎尸,忍不住跺了跺脚,“嗨,这叫什么事啊!活得那么痛苦,还真不如死了好!”他没自觉又说了一句至理名言,有些人活着,确实已经跟死了一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mhtwx.cc/xs/4/4520/154303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htwx.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