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学 > 军史小说 > 乱唐诡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顺势而为

第二百三十四章 顺势而为

推荐阅读:奥术起源汉明天策大明都市超级医圣漫漫仙路奇葩多玩家凶猛守卫者之星际狂飙踏星嫡女贵嫁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此时顾醒心中激愤,一为高潜展,二为自己。他总觉着第五疾出现的太过巧合,反倒是郁天风更让人相信。但第五疾所言,却全然挑不出半点假,老倌家吴忠的眼泪,恐怕也做不得假。

    那么揭开往昔真相的钥匙,便是老倌家的一席话。那夜在竹苑外山崖边,老倌家看似胡言乱语,却道出了诸多内幕,只是这些话中有话的藏言,却让顾醒深陷其中。

    此时老倌家就躺在自己面前,眼神中满是悔恨,更证实了第五疾当时的话语,却更加深了顾醒的疑虑。

    真相之所以为真相,便是当你越发靠近的时候,你会觉得越发不真实。但当你真正揭开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喟然长叹,原来如此。

    但此时此刻,高承英并不想顾醒揭开真相,他们只是需要让顾醒知道,帮助他的人是谁。

    高云仲抓起身旁的茶盏朝着堂下老倌家砸去,再也没有刚才涵养的他,眼神中满是刻意营造的怒火。顾醒虽未正眼瞧去,但这刻意为之的举动,在此时显得过于做作。

    “你在高家蛰伏这些年,所谓何事?快说。”高云仲率先发难,咄咄逼人。

    老倌家此时双手双脚皆被绑缚,眼神黯淡,闻言先是一愣,后又申请哀伤,随即想到什么,变得越发狂躁起来。高承英起身快步走上近前,一脚踩在老倌家身上,嘴唇微动。

    老倌家从高承英唇语中读出了威胁,从狂躁中慢慢冷静下来。

    高云仲再次脱口而出,“吴忠!还不快说。”

    老倌家充血的双眼流出淡红泪水,望着顾醒满是苦楚。顾醒却是漠然回望,眼神中没有丝毫怜悯。

    此时的顾醒知道,若是让这两人察觉到什么,恐怕接下来老倌家的日子会更加难过,不如直接断了其心中念想,或许能为他谋得一线生机。

    此举不光是为了寻求真相,也为了高潜展求个心安。

    老倌家眼神再次黯淡,用近乎沙哑的嗓音怒吼道:“为了杀你!为了杀你高云仲这个畜生!”

    高云仲闻言不怒反笑,“好!很好!终于说实话了。吴忠,当年你背信弃义出卖顾闫勋,如今夜要继续当那‘三姓家奴’,干出这等天理不容之事?枉我将潜展交予你照料,看来真是养虎为患。”

    老倌家闻言苦笑出声,却是没有半分言语,只是缓缓蜷缩起身体,闭上了眼睛。

    高云仲一脸鄙夷神色,继续说道:“吴忠啊吴忠,你旧时少主现在坐在你面前,你难道对当年没有半分悔意?还是那李存勖许了你天大的好处,事到如今你依旧执迷不悟?”

    终究还是点破了那层“窗户纸”,顾醒闻言起身,并未看向道出“真相”的高云仲,反倒走到老倌家身前,慢慢蹲下,抬手按在那干瘦枯槁的身躯上,漠然说道:“吴爷爷,你受苦了。”

    那本是闭目不言的吴忠,闻言猛然睁开眼睛,努力侧头看向那黝黑少年,眼神中多了骤然冒出一丝感激,相似得到赦免的罪人,终于可以解脱。

    奈何下一刻高承英便一脚踹向老倌家心口,疼的他再次紧紧蜷缩身体,如那抱住尾翼的幼虾,在天敌面前,弱小无助。

    一个已是风烛残年的迟暮老者,到头来这样的光景,怎不叫人唏嘘长叹。

    高云仲看出顾醒眼中那抹犹豫,又继续“火上浇油”,“顾小子,今日又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可愿听上一听?”

    顾醒聋拉着脑袋,有些颓废,事到如今,自己终究不多是各方争夺的棋子,就算如何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徒劳。那么这“天大的机会”,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又有什么用呢?

    沉默不语的顾醒,依旧望着老倌家满是乌紫的面庞,不知在想些什么。高承英双臂环胸向后退了一步,立于两侧的侍从立即快步走到堂中,将老倌家给架了起来。

    顾醒始料未及,正要阻止,就被高云仲出言打断,“顾小子,我一再容忍,不要得寸进尺。”

    顾醒闻言傲然笑道:“说到底,吴爷爷也是我顾府的旧人,高家主此言,未免越俎代庖了吧?”

    言语中已有无法遮掩的不忿,高云仲不怒反笑,“顾府旧人?顾府已倒,旧人散逃,你且问问他,当初做出那等背信弃义之事时,是否将记得自己出身何门?”

    顾醒哑然,沉默不语。

    高承英上前拍了拍顾醒肩膀,宽慰道:“殊途同归,我高家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将吴忠擒下,便是表明心迹。况且你要杀之人,一个庙堂之高,高不可攀,一个江湖之远,远不可及,凭你一人之力,恐怕终其一生也不能成其一。”

    高云仲点头附和道:“顾小子,若你点头,我高家便是你坚强后盾,待大势一成,定为顾府洗清冤屈。”

    顾醒心湖如沸水翻腾,久久不能平复。自知不可为但却不得不为,此时此刻,唯有假意答应,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计划,否则,这两人不会容着自己活着离开。

    一念及此,顾醒僵直的身体放松下来,点了点头,“高叔父想小子怎么做?”

    高云仲负于身后的双手纠缠在一起,已点了两侧暗处的刀斧手伺机而动。若是顾醒不从,便行霹雳手段一不做二不休,将其斩杀当场也可借口起事。

    但这毕竟是万不得已之策,若是顾醒答应,那便一切都能顺理成章。没想到,顾醒如此识时务,权衡利弊后便应承下来,高承英闻言已是喜形于色。

    要知道,她虽是不喜顾醒,但碍于高潜展却不得不接受。本以为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没想到顾醒能顺势而为,不觉舒了口气。

    高云仲闻言强行压住心中喜悦,朗声道:“从现在起,你便是我高云仲半个儿子,顾府冤屈,由我高府一力承当。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安静呆在高府中,等待时机到来。”

    顾醒点头应允,不再多言。

    高云仲有些激动,负于身后的双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当他随即用行动化解,快步走到堂中按在顾醒双肩,笑容真挚,眼神中少了几分厉色,多了几分长辈的慈爱。

    许是觉得有些唐突,高云仲放下手轻咳了声,高承英立马会意,拍了拍手,有一人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看向顾醒。

    但顾醒回身望去,却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阔别良久的半师贾鸿道斜靠着大堂外门框,正上下打量着他,显得那般写意洒脱。

    高家父女却是不知两人相识,高承英快步走到两人之间连忙引荐道:“贾家枪当世唯一传人贾鸿道,可有耳闻?”

    本是故人相逢,却非闲适之处,贾鸿道瞧见堂中场景,顿时明白了顾醒处境,故作深沉道:“这便是你让我保护的人?”

    高云仲显然对贾鸿道尊崇有加,连忙赔笑道:“劳烦您受累,这孩子乃是我家小辈,惹了些麻烦,只能暂时住在府中,待风波平息后,我再安排。”

    “无妨,无妨,小事一桩。只是此事过后,我与高家情分便了,届时你们高家之事,我贾某人便不再参合其中,听明白了吗?”

    “自然明白。”高云仲拿捏着分寸和姿态,眼神中却是藏着一抹易察觉的怒意,瞬间消散不见。

    贾鸿道恍若未闻,指着顾醒大大咧咧说道:“你就是顾小子,看着怎么黑不溜秋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来来来,跟着老夫走,带你补补身子。”

    高承英本意阻止,被高云仲抬手阻止,两人看着贾鸿道带着顾醒走出大堂,消失在视线中。高承英待两人走远,才回头冷哼道:“看你嚣张到几时?”

    高云仲却不以为意,眼下最大的阻碍已变成助力,那这细枝末节的事情,也无关痛痒了。

    只是高承英还是有些不放心,但高云仲无意继续这个话题,只能悻悻然作罢。

    高云仲志得意满,吩咐高承英密切留意顾醒一举一动后,便转身向后院走去,不知又是去找哪位软玉温香。高承英虽有不喜,却并没有说什么。

    而那隐匿在大堂暗处的刀斧手,也随着高云仲的离开悄悄退去,似从未存在过。

    高承英缓步走出大堂,望着天边轻叹一声:“时光飞逝。”不料此言被人接去,“容颜易老。”

    高承英正要拔刀,忽而又将推出刀鞘的横刀放了回去,单膝跪地抱拳道:“不知师父大驾,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高云仲又惹你不高兴了?”来人白日间也用黑袍包管全身,看不出容貌,但从声音判断,应是一名老者,只是气息孱弱,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

    高承英冷哼一声,“若不是阿耶此时闭关,怎会容得他兴风作浪?”

    “他们两人本就是一体,只是行事风格略有不同,不过无伤大雅。”黑袍老者无所谓的说道。

    “那师父此次前来,是无量城有新的指示?”高承英不置可否,反而开口问道。

    “不是,只是孤啸山庄有了新的动作,我们正好借势浑水摸鱼,若能坐收渔人之利,岂不美哉?”黑袍老者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只是没想几声又伴随着一声剧烈咳嗽。

    高承英微微皱眉,“孤啸山庄?”

    “血祭江湖可有耳闻?”黑袍老者喘过了气,反问道。

    “确有耳闻,可这跟我等的计划有何关系?”高承英疑惑不解,随即问道。

    “不仅有关系,关系匪浅,因为据传血祭江湖,乃是孤啸山庄的一手压制江湖的手段,看似针对江湖,实则剑指庙堂,而其中关键就在那顾小子身上。”黑袍老者阴恻恻地笑着,仿佛捡到了天大的好处。

    “若是如此,恐怕我等行事,还需缓上一缓。”高承英点头思量,抬眼朝着顾醒离开方向望了望。

    “无妨,照常进行,只是有些手段,需要‘移花接木’。承英,你且去吧,盯着高云仲,若有异动,格杀勿论。”黑袍老者话语中若有刀锋,划过皮肤,让已是初夏的时节添了几分冷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mhtwx.cc/xs/13/13196/123490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htwx.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